Shane Hurlbut

攝影導演

Shane Hurlbut 是美國電影攝影師協會 (A.S.C.) 成員,這位世界知名攝影師拍攝過多部百萬美元級別的大片。對於自己做的每一件事,Shane 都會傾注無限激情。他是創新電影的先驅,致力於在每個專案中採用新技術,挑戰自我並提升作品品質。他完美地將不同的相機感光乳劑融合在一起,增強影片的故事感染力。他最近的一部電影《Act of Valor》主要是使用 Canon 5D Mark II 攝影機拍攝,也是主要工作室出品的第一部 HDSLR 長篇故事片。

"不僅對他們的表現滿意,而且對硬體無比信賴,這就是我們回歸的理由。"

照亮更智慧、更安全的儲存之路

"「14 歲的時候,我們有一個糧倉偏離了地面,我和父親在它下面放了一個千斤頂。」ASC 成員、世界知名攝影師 Shane Hurlbut 回憶說,"「他從外部用千斤頂頂起,我在裡面用緊線夾,試圖把糧倉拉回原位。緊線夾折斷並從我臉旁飛過。然後糧倉開始移動。我父親去拉回千斤頂的時候被壓在了糧倉的一側。然後他的背部骨折了。他需要接受六個月的牽引治療。那麼在雨季和洪水來臨之前收割好所有的莊稼就是我的責任了,我那時候 14 歲。」"

這簡直累垮了他的腰,而正是這些挑戰教會了年輕的 Hurlbut 如何應對計畫突變。花費六個月時間精心策劃的 A 計劃可能突然夭折,而你在現場必須構思出更好的 B 計劃。靈活應對現場的這種情況,勇氣、天資和洞察力缺一不可,而這也是 Shane 事業迅速取得成功的關鍵力量。正是這股力量將他從紐約州最北部的農場帶到星光閃耀的好萊塢,而無論是他的打光方法還是他的 G-Technology 資料儲存策略,這股力量一直都貫穿其中。

曙光在前

很早之前,Shane 還沒有因為《後繼有人》、《終結者:救世主》和《勇者行動》等電影而聲名大噪。最初,他追求自己的廣播夢,並為此學習了兩年的課程。到第三年,他轉而學習電視程並獲得了一筆豐厚的獎學金,足夠擔負他的大學費用。為了平衡遠景與現實的問題,他展示了自己的早期智慧,他將搜索範圍縮小到波士頓,因為他在高中的愛慕對象 Lydia 選擇了位於波士頓的西蒙斯學院。Shane 選擇了愛默生學院的大眾傳媒課程,很快該課程變成了為期四年的電影課程,而 Shane 僅用兩年時間就修完了全部的課程。(同時 Lydia 也選擇了 Shane,他們至今已經結婚 27 年。)儘管時間安排緊迫,Shane 還是以第一名的優異成績畢業。

一夜之間,Shane 成為了愛默生小池塘裡遊出來的大魚。他能找到的離成為一位出色的電影製作人最近的工作就是裝卸道具車,每小時 3.5 美元。不過,由於他的農場經驗,他可以像駕駛拖拉機一樣輕鬆駕駛 40 英尺長的拖車,很快他不僅駕駛道具車,還幫助每一個有可能在自己的電影製作過程中給他參與機會的人。

"「在波士頓工作數年之後,」Shane 說道,「我意識到我往上爬的唯一方法就是幹掉我前面的那個人。」 「我總不能做這種犯法的事兒,於是我們去了洛杉磯。在那兒我要做出一番事業…但,最初還是從最底層做起,裝卸道具車。」"

三個月後,一位製片人找到 Shane,讚揚了他的工作熱情,並問他是否願意在一部新電影中出演一位卡車司機。儘管這意味著他要放棄目前的工作,但 Shane 還是毫不猶豫地答應了。那是 1988 年。那部電影就是《鬼追人 2》。"

Shane 在那次工作中認識了很多人,其中就包括南加州大學攝影專業畢業生 Brian Coyne,他在火葬場佈景前把 Shane 拉到一旁,問他,「Shane,如果您在電影院觀看此場面,您會受到驚嚇嗎?」" Shane 並不明白怎麼回事,他的朋友給他解釋,讓他看東西是如何被點亮的。每個角落都暴露在外。在一個意欲製造恐怖的場景中,沒有一個影子。

"就像是突然間嘭的一下!" Shane 回憶道。"「從那時起,我的眼裡就只有燈光。無論是駕車行駛在路上,還是進入一個房間,我都會仔細研究顏色以及看光線是如何發揮作用的。我還嘗試制定計劃,用電影燈光來復原這些現實場景。8 年的時候我還是一名道具車司機,而後負責管理攝影器材,到了 89 年我成為了一名燈光師。到 1991 年,我已經完全能夠勝任音樂視頻燈光師/攝影師一職了。Smashing Pumpkins、Stone Temple Pilots、Nirvana。工作中的合作夥伴有時會讓我陷入未知狀況,這也幫助我形成了勇於冒險的個人風格。他們賦予我能力,讓我能夠以講述者的身份應對任何情況。」"

Shane 拍攝的直升機
Shane 拍攝的飛車
Shane 與他的攝影機
Shane 與他的取景器

集智慧與果敢於一身

無論是到波士頓追逐自己的愛情,還是在拍攝音樂視訊、電視和電影中追求完美的打光,對於生活和職業的變化,Shane 無畏的態度看起來似乎是盲目的自信,但其實他已謹慎地計算過風險了。他家價值 4 萬美元的紅芸豆被淹沒在兩英尺的洪水之下,Shane 沒法用拖拉機帶動收割機,因此他租用了一台推土機來牽引拖拉機,儘管支付了費用也存在可行性,但這種方法仍然可能會失敗。4 萬美元的利益是值得使用非常規解決方案冒險的。

當七位 HBO 製片負責人採訪 Shane,談及在 1998 年的艾美獎獲獎影片《不論好壞》中作為攝影師的地位時表示,不僅年輕是他的劣勢,他自身的背景也是一個劣勢,因為他是一名技術人員,而不是電影製作人。幾乎沒有哪位燈光師最後成為了電影攝影師,但 Shane 始終堅持自己的目標。他的熱情和專業知識以及導演 Rob Cohen 的支援說服了 HBO,為他提供了一份工作。自那之後,他已經擔任了 20 多部電影的攝影師。

如果一個人目標堅定,工具又有品質保證,那麼他取得成功的幾率將大幅增加。(「沒有抓住緊繩夾幾乎打到臉。」很好地詮釋了這一觀點。)在 2009 年,Shane 和他的妻子 Lydia 開創了 Hurlblog,將其作為回饋未來一代的一種方式,並分享了他二十年來對世界的深刻理解。開通部落格不久之後,他們推出了 Hurlbut Visuals,這是一款短片和廣告創作工具。同樣地,這種操作風險不小而且缺乏慣例,Hurlbut Visuals 透過 Shane 的部落格推出,然後再回饋給部落格。Shane 分享的內容越多、教程越多(其中包括最新加入的會員制的 Inner Circle),透過部落格吸引的工作就越多;他在工作中使用的工具越多,他必須撰寫的內容就越多。

在拍攝了大約 16 部電影以後,Shane 開始致力於數位化。這意味著他要找到合適的數位工作流程工具,尤其是資料儲存。他向認識的每一位後期製作專家請教。儘管市場上外接式硬碟的選擇很多,但專家們有一條回饋是一致的:沒有人曾遇到 G-Technology 硬碟出現故障。Shane 嘗試使用了這個品牌的硬碟並親自證實了他的同事所述不假。今天,Hurlbut Visuals 建立的所有教育內容以及公司 DIT 在現場處理的所有內容都會備份到多個 G-RAID® 硬碟。這一優勢擴展到了資料保護和改進的工作流程效能中。

"「我們將負責拍攝,」Shane 說道,「DIT 負責將我們拍攝的鏡頭進行備份。有時候會突然光線不足,我們只能再用這三四台攝影機拍攝 50 分鐘,然後覆蓋。而現在,我們把這四台具有 50 分鐘 5K 影像的攝影機交給我們的 DIT 去處理就可以了。如果我們不得不使用速度較慢、品質較差的硬碟,製作方會不時地看表,並說,「你們這麼長時間都在幹什麼呀?」 為什麼沒有備份此內容? 如果無需等待,將會節約很多資金。」"

Hurlbut Visuals 目前使用幾代 G-RAIDÒ 解決方案,包括 2TB、4TB、8TB 及 16TB 型號。為了提升便攜性,Shane 最近開始使用 1TB G-DRIVEÒ ev RaW 型號,部分原因是其堅固、輕便,並加強了減震效果,可增強現場保護。從 PC 工作站到即時 5K HP 機器(編輯《消失的愛人》的機器),所有 Hurlbut 的系統都透過 USB 3.0 或 Thunderbolt™ 接口連接到 G-Technology 解決方案。期待在 2016 年 G-Technology 能夠提供更具擴展性的高效能解決方案,而自己能成為最早的一批使用者。

光線永駐

就真正意義而言,選擇正確的儲存裝置奠定了 Hurlbut Visuals 的基礎。Shane 需要信賴並對資產進行可靠保護。他還需要能夠滿足其技術和性能需求的產品,無論是目前的工作還是其未來的業務發展方向。

當然,僅配備正確的工具還不夠。專業人士深知一份經久不衰的事業是建立在適當的工作流程和使用策略之上的。

"「僅製作一個備份,您永遠不會成功。」Shane 說道。"我們通常會做四份備份。其中一份會由我們保留。第二份透過聯邦快遞寄回公司。第三份隨身攜帶,然後帶回公司。第四份存放在保險庫。身處這個數位時代,要想取得成功,所有這些備份都是必不可少的。所以很多時候,我都會在我的創意總監沒有備份時提醒他。他只保存一次,然後將硬碟送回。他會說,「我忙得不可開交,根本沒有時間。」 我想,「你在開玩笑吧?」! 這是錯誤的做事方式。"

如果說 Shane Hurlbut 內心有一種特質,讓他迅速崛起並持續取得成就的話,那麼就是「心中有數的膽識」。" 從懸崖跳下不僅需要勇氣,還需要動腦筋規劃好跳躍點並透過技巧調整半空中的軌跡。儲存在 Shane 的所有謀劃中發揮著非常重要的作用。他深知,如果沒有存儲,他只是一顆流星,終將黯淡不再。

在日常工作生活中使用 G-Technology 產品的 G-Team 成員都是各自領域的佼佼者。G-Team 成員因參與得到回報。

G‐Technology 外接式硬碟可用於構成整體備份策略。建議使用者將最重要的檔案備份兩份或更多份,或者將兩個或更多副本儲存在單獨的裝置或線上服務中。